首页|山西青年|要闻|团讯|法制|聚焦|监督|专题|公益|旅游|人物|美食|创业|消费|房产|校园|汽车|教育
汾阳人与汾酒
发稿时间:2016-10-31 11:25:00 来源: 山西新闻网--山西市场导报
新闻热线:18811108315
   

  就像说黄河流域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一样,汾阳和汾阳的杏花村也是我国白酒的发祥地,汾酒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了我国白酒的鼻祖。历览中国名酒,不外浓、酱、清、复合四种香型,而汾酒则是无可争议的清香型酒代表。跟其它名酒相比,贵州的茅台,是清康熙年间山西商人传去的。上世纪的70年代,已故著名作家马烽曾到贵州茅台酒厂参观,酒厂负责人向他介绍,茅台已有200多年历史,汾酒算是茅台酒的祖师爷,因为最早的茅台酒厂是由汾酒的酿造师到赤水河创建的。陕西的“西凤”,也是“山西客户迁人,始创西凤酒。”不仅“八大名酒”,全国许多佳酿都与山西汾酒关系密切,在不少酒名中都要带一个“汾”字,如“汉汾”、“溪汾”、“湘汾”、“佳汾”等,可见汾酒在全国酒业中的影响之大。
  史料告诉我们,是“义泉涌”汾酒为国人争得荣耀的。“义泉涌”的前身“宝泉益”,是杏花村历史上的首家白酒作坊,它出现于光绪元年即1875年,是由南垣寨村财主王协舒独资创办的。这义泉涌“人必得其精,水必得其甘,曲必得其时,粮必得其实,器必得其洁,缸必得其湿,火必得其缓”的酿酒工艺,至今仍被汾酒后人捧为圣经。

  在中国古代,诗人与酒的关系十分密切,打开一部全唐诗来读,处处皆可闻到一些陈年酒香。诗人李白号称“酒仙”,那是“三百六十日,日日醉如泥”的主儿。而另一位诗人杜甫也不甘其后,他自言“性豪业嗜酒”,即使后来穷困潦倒,还是写出了“朝回日日典春衣,每日街头尽醉归”的诗句。两位诗人身后留诗近2500首,沾有饮酒事宜之作竟有470首之多,听来让人惊讶。许是冲着汾酒之名气,他们都曾来过汾州,李白留有醉校郭君碑的传言,杜甫题有《过宋员外之问旧庄》的诗句,然其酒后却未遗落任何有关汾酒之类的墨迹。直写杏花村的便只有晚唐诗人杜牧雨中讨酒的《清明》诗了。这是一首脍炙人口的古诗,毛泽东生前曾留有手书遗稿,始未发表。然而诗中“杏花村”一说,到底系指何处,竟沸沸扬扬争论多年,始终难成共识。这里有“贵池说”和“汾州说”两种。“贵池说”认为,杜牧当年在贵池当过刺史,贵池那里恰恰又有杏花村这个地方,故《清明》诗所指定是池州那个杏花村无疑。“汾州说”却讲得振振有词:杜牧生前肯定到过山西杏花村,在他的《樊川文集·别集》中,就收有一首《并州道中》的诗作,那时的并州,辖有太原、上党、雁门、定襄、西河、云中六郡。而西河又是汾阳旧称,当属并州管辖。“并州道中”为什么不能说是从太原到汾阳的路上呢?在中国,版图如此之大,称作杏花村者八九处也,如果没有值得诗人吟咏的好酒,杜牧能写出那样的名诗佳作吗?著名诗人阮章竞在1980年9月到汾酒厂采访时题留的一首短诗,对于诗中所露之观点值得赞赏。
  那诗写道:
  壮岁尝酲竹叶酒,晚年始见杏花村。
  何须拷问清明句,白露芳销四海魂。

  自古汾州出好酒,也出过大大小小许多文人墨客。虽说他们已成昨夜星辰,却以自己的睿智和才华,为后人留下许多珍贵的文字瑰宝。然而,乘兴在这文湖墨海中泛游,我终发现其中记载汾酒的文字竟少得可怜。
  在光绪版《汾阳县志》中,让人眼前一亮的,还只是邑人曹树谷先生的《汾酒曲》8首短诗。借着青灯细细揣摸玩味,我又发现这些诗句甚是精致,其中有歌汾酒发展历史之悠久者,有唱名酒酿造技艺之精湛者,有咏长街挑帘酒之繁盛者,也有叹枯杏丛林酒业衰败之旧迹者。这位清代道光、咸丰年间,曾为续修汾阳方志苦心补遗正误数年的血性文人,他没能忘掉诗人肩上所承担的职责使命,捧一掬拳拳故土情怀,用诗的语言,创作了这样一部记述汾酒变迁的叙事史诗,为后人留下一部弥足珍贵的文化史料,其精神令人起敬。
  近些年,汾阳的许多文人也写了不少诗文,散见于国内报刊。我也曾混迹其中,舞弄过几滴文墨,其中一首《酒乡》的小诗,已经镌刻于市内文化广场。诗中云———
  杜牧一声绝唱/杏树之根/便在地下延伸/延伸是枝/绽放一千多年浓荫/赏花之人如云/赏酒之人如云/细雨纷纷中品尝清明/牧童指处/点点断魂之人/在一行唐诗里寻根
  毋庸置疑,汾酒的历史,本身就是一部史诗,就是一篇灵动的乐章,从绵绵汾水,到杏林深处,从细雨纷纷,到牧童遥指……
  情煮酒中,诗在醉中,哪一笔不是曲径通幽,哪一首不带诗情画意。做一个酒乡庶民真好,整日整日都在诗中画中,整日整日都在陶醉之中……

  汾阳人嗜好喝酒,这在情理中事。寻常百姓人家,常要借逢年过节、赶集唱戏或喜庆婚嫁之机,将亲朋好友聚于家中款待。条件好的必要上汾酒,稍次的也要备足白酒。家中聚饮,要主妇下厨备菜,不论色香味如何,盘子要满,不能给空了。“茶浅酒满”是此地的风俗,酒盅满上之后,这一劝酒便可体味到浓浓的遗风民情。主人定要举杯站起,说声:“薄酒一杯,不成敬意”,随即仰头灌下。主人杯底一干,来客当然要紧随其后。酒过三巡,主人便要先打潼关,分别跟来宾痛饮一杯,然后依次类推人人过关。酒乡人喝酒,要的就是这份痛快与爽朗。有豪饮者,则要将酒斟满几杯,轻轻将杯一碰,说声:“先干为敬,请给赏脸”,一气连干下去。谁不效仿,那主儿便是满脸的不悦。尽兴之时,就要“五魁手”、“六六六”地猜拳狂饮,这时的饭桌,往往已是一片杯盘狼藉。这家中饮宴,不躺倒几个,主人就要惭愧,就要检讨家里招待不周,说一些“请多包涵”之类的话语。
  酒是一种情结,醉是一种境界;酒让清者自清,酒让浊者自浊。深居酒乡,沐尽汾酒熏陶,听那歌者歌声更加嘹亮,看那笑者笑声更加豪放,视那小人更加猥陋,赞那强者更加硬朗,远眺人生之旅,更加荡气回肠。有这一方水土滋养,还有何憾堪言!

原标题:
责任编辑:晨风
相关新闻
QQ截图20160802145141.jpg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Youth.cn.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

可信网站
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:中国青年网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|ICP备11020872号-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